第114章 壮大的也太快了

    吕布解释了他看起来还是个少年的缘由。()

    看着青州军将士惊愕到木讷的脸,他居然感到一阵隐隐的暗爽。

    已经过了中年,居然还有机会回归年少,试问天下有谁能做到?

    青州军将士们还没从他一夜年少的传奇中醒转,吕布又把他当初招募战俘时说的话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当兵打仗本来就只是为了填饱肚子,还从没有谁想过究竟为什么要打仗?

    吕布给他们勾画了一幅美妙的画卷,许多将士眼前甚至浮现出耕牛在田间犁地,他们带着妻子儿女嬉戏打闹的场面。

    每一个青州军心中都涌动着澎湃的洪流。

    曾经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而打仗的他们,在听了吕布的训话后,胸膛中犹如燃烧起了熊熊烈火。

    他们好像找到了当兵打仗的理由。

    这个理由,远比吃饱肚子更能站得住脚。

    与当初在青州向战俘训话一样,军营里一片宁静。

    一千多双眼睛全都看着吕布。

    “从今天起,我将统领青州军。”吕布的目光在将士们脸上游走:“有功者论功行赏,有过者依罪论处!大声告诉我,你们愿不愿与我并肩作战?”

    澎湃的心潮还没有平静下来,将士们齐声喊道:“愿意!”

    “既然愿意,我可得和你们做个约定。(最快更新)”吕布喊道:“从今往后与我休戚与共,同荣共辱,你们能不能做到?”

    “能!”主将与他们同荣共辱,青州军将士哪受过这样的殊荣,当即齐声回应。

    吕布的目光在将士们脸上游走:“联络其他青州军的人,向前一步!”

    出列的居然有四五十人。

    疑惑的打量着他们,吕布问道:“青州军被分成了四五十拨?”

    陪他来到军营的军官上前:“回禀将军,并没有分出那么多。我们只是每个军营留了俩人联络,以免出了变故耽误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安排确实没什么问题。”吕布问道:“将士们的家眷是否都在泰山?”

    “都在。”军官回道。

    “泰山毗邻青州,依我看用不多久青州会有大战。”吕布向军官吩咐:“等到人马召集齐了,让将士们把家眷都送去徐州。我已经在彭城为他们安顿好了一切。”

    吕布打算把青州军将士的家眷都迁移到徐州,在场的将士顿时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相对来说青州这些年还算安稳,反倒是徐州,自从曹操讨伐陶谦就没消停过。(最快更新)

    数战之地,在吕布口中居然会比青州安稳?

    将士们不是太敢相信。

    没人吭声,吕布当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认为徐州数战之地,怎么可能比青州更加安稳?”环顾将士,他高声问道。

    依旧没人回应,很多青州军甚至把头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曾经是数战之地,但我可以向你们保证,从今往后,再没有任何大军能有机会挺进徐州腹地!”吕布喊道:“犯我徐州者,我必让他寸草不生!”

    “传令!”他接着喊道:“召集所有青州军来这里聚集,另外派出人手,护送将士家眷前往彭城!”

    军令下达,青州军即刻执行。

    等候青州军聚齐的同时,吕布派人前往下邳给陈宫送了封书信。

    下邳官府。

    陈宫接到吕布书信时,阎象恰好也在。

    看完书信,他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阎象问道:“温候是不是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“温候是要把青州军一把抓在手里。”陈宫说道:“不仅如此,他居然还打算重建彭城。”

    “下邳之战,曹操屠戮彭城,那里早就是不毛之地。”阎象说道:“重建彭城耗费巨大而且还需要不知多少人口……”

    “最近温候发了两笔横财,他令人研制的牙膏、花露水、口红这些东西现在卖的也很紧俏,富贵人家的女子为止风靡。”陈宫说道:“虽然挣不了太多,至少也能维持开销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看看这封信。”他把书信递给阎象。

    接过书信浏览,阎象错愕的说道:“温候去了一趟青州,居然先招募了猖希所部两万残兵,又把青州军也给抓在了手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重要的不在这。”陈宫笑道:“他把两支大军的家眷全都迁移到彭城,不毛之地用不多久就会人声鼎沸。而且家眷在徐州,数万大军就像是送了人质给温候,将士们哪敢不用心效命?”

    “五万大军,再算上下邳的六千,温候如今足有近六万人马。”吕布招募了这么多人马,阎象反倒担忧起来:“徐州过于强盛,曹操怎会放心?”

    “所以温候只会率领青州军来到徐州,而猖希旧部则留在青州加以操练。”陈宫站了起来:“我得先把温候军令转达高将军,请他即刻前往青州。彭城那边也得我亲自去打理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公台一走,下邳……”阎象皱眉。

    “下邳有劳阎公。”陈宫拱手一礼:“彭城如果兴盛,就能和下邳互成犄角,徐州会比当年更加稳固。”

    “彭城百废待兴,辛苦公台。”阎象把陈宫送出了门。

    目送陈宫离开官府,阎象还是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吕布壮大的太快。

    仅仅几个月,他又聚集了数万人马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人多半是乌合之众,可数量实在是太庞大。

    吕布依附曹操不过是权宜之计。

    不仅吕布和他手下的幕僚、将军清楚,曹操也同样清楚。

    徐州需要在战乱中得到喘息的机会,曹操却需要吕布为他开疆拓土,同时也不希望他过于强大。

    吕布过于快速的成长,很可能会招来曹操新一轮的打击。

    不足六万人的乌合之众,即使曹操只派来两万大军,也能把他们打的找不到北。

    仰脸望天,阎象深深的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徐州,获得了短暂的安宁,很可能会再一次陷入动荡……

    陈宫把吕布的命令转达给了高顺。

    高顺当天离开下邳赶往青州,配合孙观操练那支两万人的降卒。

    吕布在泰山等了十多天,青州军将士陆陆续续来到。

    三万青州军即将聚齐,而他们的家眷也在吕布派出的青州军将士护送下前往彭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