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小说 > 刀镇星河

第七一九章 雷霆万钧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,你是怎么创出的这些稀奇古怪的神通灵术!”

    那上官玄昊看了一眼张信身下的翼鸟飞行器,随后就微一摇头:“看来真君大人,是定要取我性命不可了。可即便是卑微如蝼蚁,在遇到洪水的时候,也会拼力挣扎一番,又何况是在下?”

    他语音未落,就有数发光束,由远至近的轰击而至。张信在雷天神寂内,难以施展‘风元破’这样还未能完全掌握的复合灵术。不过除此之外,他还有其他各种样的手段。

    这些光束,就是由翼鸟飞行器射出的光束炮。而此时小吞天的周身,十八枚犀骨雷珠已经高悬而起,并且白光萦绕,已是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只是在此之前,前方的‘上官玄昊’,就已身化石傀,其真身赫然遁入到了地底。这是与之前血岩神魔东方境从礼天山前脱身时,同样的手法。

    张信见状,不禁再次冷笑。他前世的时候,可是对土遁之术一窍不通,也没有花时间去钻研过,并且他本身,也没有如何土灵属性。

    土遁非他所长,不过眼下的情形,也在他预测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下一瞬,那雷电八型就已再次变化,只是转瞬,就已变化成了一个巨大的钻头。

    这次的‘钻进式土潜机’,却没有小吞天的座位了。小魔犀不甘不愿的低吼了一声,随后就又缩成了小狗大小,一脸纠结的趴在了张信的肩头。

    ——它现在是能缩小形体不错,可这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而随着这长达二丈,直径则达五丈的‘钻进式土潜机’坠落地面,顿时又掀起了大片的烟尘。只是转瞬,这个巨大的钢铁钻头,就已消失在了地面,只留下了一个浅浅土坑。

    仅仅片刻,这土潜机就已下潜了四千余丈,直追着上官玄昊的踪迹而去。

    在这地下,无论是雷感还是风感,都没什么用处,灵感术也同样大受限制。张信手中那件可以感应五百里方圆的‘指舆天图’,也只能观测周围五十里的灵机变化,范围缩小了整整十倍。

    幸在这土遁之术,即便到了神域一级,也快不到哪去。上官玄昊在地下的速度,远远逊色于他的雷电八型。双方的距离,始终保持在四十里内,并且随着时间推移,不断的接近。

    此外叶若存放在他虚空袋内的几种探测仪器,此时也可为他提供帮助,辨识‘上官玄昊’的真身所在。

    前面的这位,不但精通土遁之法,在幻术一道上,似乎也成就不俗。就在遁入这地下之后,此人就连续施展了四次幻术,都无一例外,将他的‘指舆天图’蒙蔽。

    如非是叶若的这些探测仪器,他几乎就被这个家伙瞒过。

    而仅仅五十个呼吸之后,张信就已追到了‘上官玄昊’的三十里后。语声冰冷的,透过土层传播。

    “今日阁下,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!”

    “话不要说的太满!”

    那‘上官玄昊’一声轻笑,随后就传入到一条窟道之内,再次以雷遁术往前急速穿行。这次的遁速,又恢复到最开始的状态,甚至更胜先前。一秒之内,就可穿行六十余里。

    仅仅十个呼吸之内,张信的身影,又被他甩开了一些。可就在六百里后,这洞窟前方的地势,陡然宽阔。一个规模数千丈方圆的地下城市,逐渐展现在了他们的眼前。这赫然是一个法域级的魔渊,且未等上官玄昊等人靠近,就有一个冷哼声响起:“哪里来的灵修,敢犯我三洞魔渊?”

    同一时间,一个巨大的身影,从这地下城市的中央处,飞空而起。

    上官玄昊并不理会,继续往前飞行。只是角度稍稍调整,从这位拦截在前方的法域神魔旁绕过。后者见状,顿时目露凶光,不过在出手之前,这位就又神情微动,视线从上官玄昊所化的雷电之上绕过,转而把视线投向了更后方,那已重新换乘翼鸟飞行器的张信,不但杀意蒸腾,更眼现喜意。

    “你是日月玄宗的神威真君?”

    就在话落之时,此人的右臂忽然巨大的骨手,遮天蔽日般往前方伸展,遮蔽了一方虚空。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!”

    张信唇角冷酷的斜挑:“今日敢阻本座者,死!”

    仅仅一瞬之后,小吞天的周围,就爆出了整整十八道的‘天雷贯日’。电浆炮的光华,将这地底下的庞大地渊,照耀得恍如明日。

    那地渊中的法域,此时虽已压制着他们的一人一兽。却无法对小吞天的神宝‘犀骨雷珠’,有半点的影响。

    而就在片刻之后,这位法域神魔的骨质大手,就被这十八发电浆炮击穿,而就连后方那位神魔的魔躯,也被洞穿了十数个惊人的孔洞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张信身后一道银白色的刀光,也蓦然化虹飞出。

    “自不量力!”

    这次张信,并未进入‘血洗天下’的状态。可那高达一百零六级的御刀术,依旧强横霸绝。

    刀出之后,仅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斩击,就让这头法域神魔的血肉溃散,元神崩碎!

    张信也不再管此人的死活,并指以刀诀一收,就将那月沉刀,再次收入到了匣内。而从始至终,他那翼鸟飞行器的遁速,都未下降哪怕半分。依然是以四十七马赫的极速,高速穿行,在这洞窟之内,带起了震天爆鸣。

    “这手段,真是霸道绝伦,雷霆万钧!”

    前方上官玄昊的语中,夹含着赞叹之意:“还以为这家伙,能稍微阻你一阵的。不过也对,能够与血岩神魔正面抗衡者,又岂能奈何不了一个区区的中位法域?是我太小看真君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阁下过誉!”

    张信语声漠无感情地回应:“不过你如只打算拿这些蝼蚁做挡箭牌,只怕会很失望——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上官玄昊的遁速,再次下降了不少。不过在他追近之前,此人的身影,就又再次消失在了石层之中。

    张信立时就驾驭着自己的‘雷电八型’变化,又再次转变成一个巨大的钻头,冲入到土层之内。

    同时间他的眼眸,微微一凝。就在这里往南七百里。是一座法域灵山,由一家靠近北漠荒原的二等宗派所有。

    不过这宗门,并非是日月玄宗的附庸。

    思及此处,张信毫不犹豫的,就使那九霄雷印持在手中,同时身后,显化出了一尊巨大的银白色‘雷神’。

    而就在二十个呼吸之后,当他随着上官玄昊的身影,从地面穿出,果然有一座高约两千四百丈的法域灵山,出现在了张信的眼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