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五百一十九章 归来的强军

    “虽说我觉得,我写出来,等到那群家伙达到我这个水平之后,也用不上……”皇甫嵩辩解道,然而话还没说完,就让陈曦一个冷漠的眼神给扑灭了,还是不要再说了,再说就可能扣物资了。

    在陈曦冷漠的眼神之下,皇甫嵩最后还是决定乖乖的去写一份关于汉帝**略的常识性书籍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方面陈曦当然是拍手称赞,能赶紧写是再好不过了,毕竟你们这些上代大佬真的快将后人坑死了。

    加之陈曦也确实拿皇甫嵩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了,皇甫嵩的能力不用多说,非常靠谱,但这家伙心理绝对偏向于阴暗。

    陈曦估摸着八成是年轻的时候被段颎和皇甫规坑了半死,现在带着同样的心思想要看后人的乐子,这种恶劣的心态,陈曦也只能让他赶紧去写兵书,一边练兵一边写兵书,你好我也好。

    “这个告一段落,从豫州调兵那个我这边没什么问题,你们呢?”陈曦岔开话题,言及第二点,直接没提郭嘉的计划,他相信郭嘉自己能解决这些问题,当然如果计划真不具备可执行性,那么以郭嘉的素质,肯定会记得撤退。

    “附议。”贾诩想也不想直接开口,这波真心要看郭嘉的判断了,搞砸了,还是搞成了,都看郭嘉的表现了。

    “附议!”其他人对于这一方面尽皆没有什么多余的话,局势成了现在这个情况,既然身临一线的郭嘉倾向于这个判断,那么没什么说的,执行这个计划即可。

    至于能不能成功,现在考虑并没有什么意义,相信郭嘉的判断即是,哪怕是在这群人之中,郭嘉的战略眼光也属于上上之选,至于奇谋军略,郭嘉也处于前列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这一条就过了,下一条,许靖这边,怎么处理。”陈曦带着阴沉询问道。

    这波许靖的表现太恶劣了,国战不听指挥提前跑路,进而导致军团崩溃,最后撤退的将校士卒全部战死,这个影响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听我一言如何?”皇甫嵩眼见其他人都目露凶光,果断先行开口,说实话,他真有些怕有人说出直接诛灭这种话。

    “皇甫将军请讲。”陈曦看了一眼皇甫嵩缓缓地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事情说穿,许靖逮住了处死,不提许家的问题。”皇甫嵩非常郑重的说道,“许靖并非是叛国,最多只能说是逃兵,但他在一个特殊的位置,逃跑了,引起了战局的溃败,这种重判可以,但绝对不能祸及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种影响过于恶劣了。”陈曦黑着脸说道,皇甫嵩虽说说的非常有道理,但很多事情都要考虑政治意义。

    “事情已经发生,那么再多说也无用,按照规章制度流程办事即可,如果许靖叛国,那没有任何多余的话,许家家教不严,出了这种败类,被诛灭了,也是理所应当。”皇甫嵩叹了口气说道,作为世家最恨的就是这种败类,简直是家门不幸。

    “许靖是逃兵,而不是叛国,因为作战时逃跑,而诛灭整个家门,这个怎么说呢,华夏大地应该已经没人了吧,哪怕是军规,对于逃兵也只是要求就地处死。”皇甫嵩非常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处置的话,过于便宜许家了。”李优双眼半阖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像你想的那样,这一战许靖逃跑造成的影响传递出去,恐怕许家有许邵在也落不得一个好下场,在国战的时候怯懦后退,引起战局的崩溃,其他家族会自发的疏远。”皇甫嵩面色肃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总之,我不倾向于你们处理许家,一方面军规,法律不允许,一方面因为逃兵这种事情处理许家真的站不住脚。”皇甫嵩平静的说道,他的观点很简单,许靖可以死,哪怕是被刘璋千刀万剐,那也只能定义为民不举,官不究的由刘璋自己执行的私刑。

    至少台面上国家绝对不能因为这件事移灭许家。

    就算是当年李陵那件事也是有了投敌的情报之后,汉武帝才愤怒之余诛灭李家,当逃兵和叛国是两个概念。

    后者哪怕是国家不言及诛灭全族,恐怕有很多人都看不过眼,而前者,如果就因为这一条就要诛灭全族,那真就苛政猛于虎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认为?”陈曦听完皇甫嵩的话,也就有了一个基本的判断,诛灭许家确实不合适。

    “将此事发给伯宁,由他进行查证,顺带将许家这些年的黑材料都揭出来,就这样。”李优冷淡的说道,皇甫嵩说的很有道理,哪怕是李优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可以,将材料给袁公路发一份吧,这次的事情让伯宁盯着就行,别让袁公路发疯就可以了。”陈曦沉默了一会儿说道。

    “许靖是许家的家主吧,我记得。”法正挠了挠头说道,众人闻言点了点头,许家基本是完了,家主在国战的时候做出这样的事情,恐怕其他世家真要怀疑许家的门楣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吧,将这个情报以非官方,但是足够判断准确度的渠道送出去。”陈曦下令道,“也该给各个世家,汉帝国的官吏敲敲警钟了,让他们好歹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奉孝用的是明码,其实已经告知我等他的建议是什么了。”贾诩点了点头,“我回头就用其他渠道将这个情报发出去,也该让所有人好好想想了,百姓倒还罢了,那些官员确实是该冷静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统一前的盛宴是吧。”陈曦冷笑着说道,因为快统一了,不少从泰山时代就跟着刘备的小吏,现在都有些进入兴奋状态了,等着大赦天下,从龙领赏了,甚至不少中低层官吏已经开始造祥瑞了。

    “给他们浇点凉水,让他们冷静冷静,这么多底层官吏,不能全搂掉,让他们明白明白形势也好。”法正没好气地说道,自己都没兴奋呢,下面那群人兴奋什么,真是上脑了。

    “交给我来处理就行了。”李优面无表情的说道,陈曦果断拒绝,去年的时候交给李优处理了一次,处理的到现在陈曦都肝痛,太狠了。

    “让子扬处理,让他处理,让他和伯宁一起处理吧,本身他们也适合做这种事情。”陈曦想了想建议道,反正肯定不能让李优处理,让李优处理完,陈曦恐怕连人都见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文儒,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陈曦眼见李优的神色,略有不解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军魂扩散方案已经有一部分成果了,子健的铁骑扩张到了差不多四千五百人,倒是陷阵扩张到了两千人,翻了一番有余。”李优平淡的说道,“现在他们已经从扶桑回来了,并且带了不少的金银。”

    “成果如何?”陈曦带着些许的兴奋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全员炼气成罡……”李优毫无起伏的说道,陈曦直接吓的差点站起来,你不是在说笑吧。

    “确实能达到全员炼气成罡,军魂的属性让他们可以轻易掌握住自身的力量,尤其是陷阵,本身具备提升一级的能力,他们本身就能轻易掌握自己的力量,所以当时他们确实达到了全员炼气成罡。”李优带着感慨说道,全员炼气成罡的军魂军团啊,刹帝利算个鬼!

    “然而那边自身无法承受这种损失,如果被军魂强行带走,整个体系都会崩溃。”李优颇为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陈曦无语的看着李优,“你就直接说造了多少就是了,吊人胃口。”

    “全军内气凝练,两个军团各刷了一百炼气成罡,短期内,神乡据说是不能乱用了,只能让内气离体去体悟,不敢直接带走内气了。”李优略带可惜的说道。

    实际上不仅仅是李优可惜,高顺那才是真可惜,手下的士卒都换成了等同于三天赋狼骑,刷了军魂成功并入了陷阵体系,本身已经强到了爆炸,之后神乡加持的时候,轻易的全军刷到炼气成罡。

    当时高顺觉得自己基本要强无敌了,准备用军魂打个包,将这些无属性内气带走,炼化,好在被太史慈阻止了,否则神乡真被这群人玩坏了,没办法,军魂这种做法,比之前李条的那种还过分。

    最后自然全军都成功达到了内气凝练,只是高顺和华雄还嫌不足,死皮赖脸给自家灌了一百个炼气成罡跑路了,太史慈差点气死。

    要知道陷阵和铁骑本身就有几十炼气成罡,在神乡还有百多士卒靠着体悟进入了炼气成罡,再这么硬抢了一波,陷阵现在差不多有快两百的炼气成罡,铁骑已经两百朝上了,这是一个军团,可不是关羽那种集团军啊!

    总之现在的情况就是,陷阵和铁骑都成功一波飞起,两人因为一起打土豪分内气,结下了更深的袍泽之谊,准备着下一次有时间再来肥一波,而太史慈表示,这两个家伙再怎么搞,他就要将两人拉黑!